中国娱乐报

广药集团李楚源:让刺梨不再只是荒野间的野果子

2021-04-27 08:23   来源: 中国娱乐报    浏览次数:2851

  一罐饮料,可以是二级市场市值千亿的财富秘笈,也可以是改写一片土地上百年耕作规律的“神来之笔”。

  于去年突破5亿销售规模的刺柠吉,使种植刺梨原料的21.7万贵州农户,获得较以往玉米种植数倍的收益。也让更多贵州以外的普通人开始了解,贵州名片不止有茅台,还有刺梨汁。

  贵州刺梨

  从满身是刺的山果果,变成浑身是宝的金宝贝。贵州刺梨产业的迭代,虽只是整个中国打赢脱贫攻坚的其中一隅。但近一亿人摆脱绝对贫困的壮举,来自于每一个奋斗者的努力。

  脱贫攻坚看贵州,黔货出山亦是重中之重。一颗刺梨虽小,却在广药集团从产业链生态协同,到人文生态资源的全方位输血+造血赋能之下,让每一个人都成为这场世界规模最大、力度最强的脱贫攻坚战里,脱贫致富、振兴乡村的主角。

  五亩刺梨就可脱贫

  刺梨不再只是荒野间的野果子

  贵州省黔南州龙里县谷脚镇茶香村,有着最早的人工种植刺梨历史。但刺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不是当地农户的种植首选。因为气候干旱、土地贫瘠,村里的部分地块甚至只能种玉米。

  “烂塘组是我们村最穷的一个组,其他地方有米饭吃,他们只能吃玉米饭,住的房子就是拿玉米秆和泥做的土墙房。”黔南州龙里县谷脚镇茶香村村委副主任肖发海回忆道。

  而不住“玉米屋”的村民杜礼才,甚至只能住在每逢下雨必漏水的茅草屋。

  贫瘠的土地,贫困的人群,同在黔南州的贵定县火炬村也面临着相似的问题。而改变这一切的,就是曾经不起眼的刺梨。

  2000年前后,火炬村和茶香村响应国家退耕还林号召,将原有的山坡耕地种上刺梨、茶、梨树、桃树、苹果等经济作物。但是由于海拔较高,土壤贫瘠,只有刺梨能够适应环境较好生长。

  “刚开始我们村只有一组和四组愿意种刺梨,二组和三组还是不愿放弃种玉米。”今年已经70岁的贵定县火炬村老支书彭玉先回忆道,“2004年,村里第一批刺梨开始结果,需要大量采摘工人。我就趁机找了二组、三组和五组的村民来采摘。那个时候摘得多的一天能拿到500块工资。”

  为了让村民真正体会刺梨的价值,彭玉先还把刺梨免费送给那些家里没种刺梨的农户。“一袋70斤的刺梨能卖一百多块钱,他们这才发觉刺梨比玉米强得多。”彭玉先透露,“后来二组想堵都堵不住,还要砍荒坡去种。”

  刺梨从没人要的山果子变成了供不应求的金果子,价格也从最初的5角一斤,到了最高的三块多一斤。“一家三口有五亩刺梨基本就可以脱贫了,村里种刺梨最多的人家有三四十亩地种了刺梨。”彭玉先给财经网产经算了一笔账。

  但有产能不一定有销路。茶香村刺梨刚上市的2004年,肖发海带着大几千亩的刺梨去贵阳找小商贩去零售,却困难重重。“最愁的就是销路,本地零星的小作坊也加工不了多少。后来与一些上规模的刺梨产品加工企业签了收购合同,销路和收购才开始稳定下来。”肖发海介绍道。

  可中小厂家相对单一有限的体量,让整个刺梨产业始终缺一股气。黔南州林业局站长欧国腾透露,本地的恒力源公司基本每年都拿出一千万来收购刺梨,可每年都是亏的。“2018年是刺梨销售的瓶颈,老百姓的果都卖不出去。2019年才至少能卖完了。”

  转机之所以出现在2019年,源于王老吉对刺梨产品线的扩容。

  “2018年,广东省领导带队前往贵州考察,就毕节、黔南的扶贫工作进行交流,并指示广州市协调广药集团帮扶贵州刺梨产业发展。”知情人透露道,“当天夜里接到任务,第二天一早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就带队去了贵州调研,确立以刺梨时尚生态产业发展为突破口。”

  广药集团调研工作组赶赴贵州深入调查刺梨产业

  广药王老吉的快速反应来自于强大的创新研发实力,据李楚源介绍,广药集团仅用98天就开发出了王老吉刺柠吉天然高维C饮料、刺柠吉润喉糖、刺梨龟苓膏,后续又开发了刺柠吉月饼、原液、压片糖等10余款产品。

  “刺梨已经具备了飞起的、发展的条件,但就是缺了一股风,广药一来就把这阵风卷起来了。”在欧国腾眼中,广药一系列的大手笔宣传,是刺梨产业的鼓风机。

  其一方面邀请钟南山院士走进直播间科普刺梨营养价值,又聘请世界羽毛球冠军林丹担任刺柠吉品牌代言人。“林丹妙药”组合风靡一时。

  终端营销高举高打的前提,是广药对刺梨产品研发的赋能。2020年,其与钟南山院士团队、贵州省呼吸疾病研究所联合成立了“刺梨防治呼吸疾病产学研联合攻关组”,与中国科学院院士苏国辉及其团队合作开展刺梨功效研究,开展了刺梨护眼、抗肿瘤、免疫调节及解酒护肝养胃等功能研究。

  “科技是产业发展的驱动力,在推动刺梨产业提质增效的路上,要重视科研水平的提高,让科技为产业发展‘助跑’。”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强调。

  多样化的产品种类和多维度的健康宣传,最终让刺梨从小众水果成为饮料行业的新黑马。据李楚源披露,刺柠吉系列2019年销售破亿,2020年体量已经扩大到5亿元。

  而刺柠吉的热销,也让一度住在茅草屋的茶香村村民杜礼才,凭借自家六七十亩的刺梨树,一年收成翻三倍,收入增加7-8万元。

  肖发海也谋划着茶香村刺梨的进一步升级,“茶香村现在种有刺梨达一万九千亩,2020年卖出刺梨一千八百多吨,销量比前年增加了200多吨。而且我们已经拿到了无公害和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认证,下一步准备由村里的合作社牵头,申请刺梨的有机认证。”

  5年拟投资10亿元开展乡村振兴

  刺梨成贵州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利器

  如果说刺梨给了贵州农户改写自己命运的机会,从事刺梨粗加工的创业者们,则通过不断升级的现代化工业,带动更多人投身乡村振兴。

  黄训才是贵定县黄龙山解放后走出的第一位大学生,他创立的山王果集团,曾因刺梨的酸涩口感对深加工产品的开发方向有所犹豫。“2010年的时候,村里虽然号召大家种刺梨,但当时还没有什么企业做下游配套。刺梨的加工产品还停留在刺梨干,主要用做中药材,也没有想往饮料方向发展。”黄训才介绍道。“刺梨的维生素含量和单宁含量都很高,这对三高人群,尤其是糖尿病人有帮助。可也因为酸涩感,我们担心年轻人不接受,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尝试做饮料。”

  因为口感而陷入产品突破瓶颈的还有贵州贵定敏子食品的张光敏。其是贵州省食物学校食品加工专业的第一批毕业生,一直坚持以“大道至简”的方式做刺梨。

  “营养会在加工过程中减少,所以我们一开始只做果脯。”张光敏回顾到,“2004年开始我们跟一些景区合作。当时工人从白天做到晚上,产量都不够景区每天卖掉的。尤其是2008年、2009年两年生意特别好,我们大概赚了一两百万。”

  掘金的故事总是流传的快,可僧多肉少,据张光敏透露,做果脯的越来越多,来自省城贵阳的公司前来收购,把价格压下来。

  “我们又不如人家擅长销售,产品利润一度很低。当时压力太大,2015年我就决心不做了。从贵州的沃尔玛、华联、大润发超市全部撤出。但撤到还剩下永辉超市的时候又泄劲了。因为我当时在刺梨村做驻村干部,老百姓来找我,说如果你不坚持,我们的果不知道卖给谁?”

  张光敏不是没有想过创新,其也曾研发过全手工生产的刺梨膏。但连续上涨的工人工资,最终无法支撑这款产品的运转。

  由此,刺梨产品技术的突破成为关乎贵州刺梨产业生存的关键。2018年底,在接到帮扶贵州刺梨产业发展的指示后,广药集团制定出《贵州刺梨时尚生态产业“136”发展方案》,并在98天内开发出了王老吉刺柠吉天然高维C饮料、刺柠吉润喉糖、刺梨龟苓膏等产品。

  刺柠吉天然高维C饮料

  而后,收购茶香村刺梨、生产刺梨清汁的贵州恒力源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刺柠吉的原液供应商。“王老吉在技术层面上的要求很高,派来审核原料采购的团队都是博士等高端技术人才。当然这也反推我们这些企业得跟着上。”恒力源副总经理林建评价道,“我们也希望中国有更多的大企业进来,做活这个产业才有空间。”

  有了王老吉的“打样”,贵州刺梨产业的队伍的确愈发壮大。单以恒力源一家公司看,在成为刺柠吉的原液供应商后,恒力源的经营效益也有了质的飞跃:2020年,该公司收购刺梨5300吨,相较2019年度增长104%;销售额相较2019年度增长48%,从2019年起终于扭亏为盈。

  另据贵州工信厅数据,王老吉刺柠吉上市后,贵州整体的刺梨生产加工企业销售同比提高30%以上,贵州从事刺梨加工生产的企业数量同比增长了50%,刺梨相关的品牌注册量增幅超过了80%。

  4月23日,在贵州省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贵州王老吉刺柠吉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荣获“贵州省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这是继今年2月广药集团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后,对刺柠吉脱贫攻坚贡献的又一次高度认可。以刺柠吉为抓手,王老吉为贵州刺梨产业按下发展“快进键”,助力贵州打赢了这场硬仗。

  刺柠吉公司荣获“贵州省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广大网友多吃刺梨果、多喝刺梨汁,有益于青春永驻,一定能更加健康。”去年5月全国两会期间,贵州省领导也曾为刺梨摇旗呐喊,“希望各位‘老铁’继续对贵州‘一网情深’,对贵州农产品、刺柠吉‘买买买’,既为健康下单,也为扶贫助力!”

  李楚源也表态,希望通过旗下百年品牌王老吉的带动,助贵州把刺梨产业发展为百亿级的时尚生态产业,打造继“一瓶酒”(茅台)、“一棵树”(黄果树)、“一幢楼”(遵义会议原址)之后,贵州省的新名片——“一个果”(刺梨)。

  从政府到市场,刺梨产业热度的不断攀升,让被吸引和追随而来的从业者也逐渐增多。在刺柠吉惠水生产基地工作的罗国凤,也对刺梨产业的走红感触颇深。“刺柠吉上市后,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刺梨产品,小卖部超市也都在卖刺梨产品。”且伴随刺梨产业的增量扩张,罗国凤的获得感也愈发强烈——其从刚入职时月薪2千元的普通员工,成长为收入3千元、5千元的生产主管,收入和职位连上三个台阶。

  其实,类似罗国凤的经历,在刺柠吉惠水生产基地还有很多——这块占地300亩,拥有王老吉和刺柠吉专业生产线的基地,产能已达到日产刺柠吉60万罐、王老吉凉茶70万罐。已经为当地提供180个就业岗位,其中异地扶贫搬迁户45人、建档立卡贫困户16人。

  但无论是发展为供应商采购,还是吸纳员工就业,王老吉为贵州所作的一切,从来不是大包大揽的简单帮扶,对刺梨产业的关注,也不止于一款产品,一家工厂。将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是王老吉为刺梨产业未来谋划的重点。

  就在上月,广药宣布启动“刺柠吉乡村振兴五年行动计划”,成立全国首个乡村振兴基金——“刺柠吉”十亿乡村振兴基金,拟在五年内投入10亿元,从科技、产业、生态、教育、文化五大方面精准发力,进一步促进刺梨产业发展,推动农村农业现代化改革。当中即包括一份新农人成长计划——广药将联合贵州黔南州、毕节等相关职业技术学院,设立刺柠吉培训班,定点培养刺梨产业新农人,助力“人才兴黔”建设。

  广药集团“刺柠吉”十亿乡村振兴基金正式成立

  而这也是广药王老吉对2021年中央1号文件的快速反应——1号文件第17项“提升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水平”一栏里,特别提出要“面向农民就业创业需求,发展职业技术教育与技能培训,建设一批产教融合基地。开展耕读教育。加快发展面向乡村的网络教育。加大涉农高校、涉农职业院校、涉农学科专业建设力度。”

  而为支撑刺梨这款曾经的山乡初级农产品“变身”为撬动百亿市场的时尚大单品,广药王老吉还计划与黔南州惠水县联合打造好花红刺梨文化原点村寨,打造刺梨文化“超级IP”。

  “对产业而言,引入企业帮扶机制,有利于借助企业所拥有的资金、技术和市场优势,实现全产业链规模化发展,有效带动农民增收;对企业而言,借势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政策优势,无疑是借梯登高、顺势而为,更有利于吸收发展红利,聚焦新的着眼点,产生差异化的市场竞争力。”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表示。

  从输血到造血,“带不走的扶贫队”是帮扶对象们对王老吉“授人以渔”策略的赞誉,也是广药集团成为广州唯一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殊荣企业的依据。

  结语

  四百多年前的《本草纲目》曾称刺梨“独黔中有之”。但在成熟的刺梨深加工产品出现之前,满山坡的野刺梨,是被村民嫌弃的非粮作物。

  的确,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曾是理想主义的期许,只有创新、辛劳与协作才能让之成为现实。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具有无比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令广药王老吉与贵州结缘的刺梨便是最好的证明。

  


责任编辑:赵硕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娱乐报"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